由于很多科研人员在白天要通过系统进行仪器预约,管理信息化部的工作人员通常选择在周末或者半夜开展数据迁移工作。“从V2.0到V3.0,其间积累的数据量很大,一定不能出差错,那段时间加班是家常便饭。最后,我们完成了4300多万条数据的迁移,并且数据完整准确。”焦文彬说。张红松把仪器共享平台建设比作城市交通体系。他说:“一个城市不能只有私家车,还要有完善的公共交通体系。很多年轻的科研工作者在前期都会面临启动经费不足的情况,不可能购买动辄数十万元乃至上百万元的设备,仪器共享平台可以为他们提供一个很好的创新环境。”除此之外,V3.0系统还具备辅助结算功能。“以往科学家跨所使用科研设备时,需要到财务办公室领取支票,付费结算后还要及时报销,浪费时间和精力。现在使用系统可以做到每半年结算一次,极大地方便了科研人员,跨所使用仪器设备和使用本所仪器设备同样方便,血细胞计数器大幅提升工作效率。”张红松说。焦文彬告诉记者,在建设V3.0系统时,大家精诚合作,打破了管理和技术“两张皮”的僵局。“新系统的关键是做好运营维护,现在实现了全天候运转,我们可以实现实时监控,用户可以通过手机随时随地查询平台上各仪器设备的使用状况,从而根据自己工作的实际工作量进行匹配预约。”焦文彬表示。在建设仪器设备共享的10年探索路上,中科院率先打破了仪器设备“课题组”所有的局限,现在已经初步形成了“以所级公共技术服务中心为基础、大型仪器区域中心为骨干”的技术支撑系统和面向全国开放的大型仪器共享服务网络。张红松说:“截至2017年11月底,共享平台上的院外共享机时151万小时,院外用户达4000余人,仪器设备支撑科研能力和开放共享率正在逐步提高。”现在,仪器设备共享平台打破“所墙”限制和区域限制,甚至可以跨越城市实现共享。张红松说:“现在很多科研人员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系统,预约设备、处理信息,共享平台已经成为大家工作必不可少的助手了。”V3.0系统的成功推广应用,在促进重大科技创新成果产出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中科院物理研究所依托北京物质科学与纳米技术大型仪器区域中心超导公共技术平台,对高温超导机理进行深入研究,先后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等奖励。仪器共享平台的建立,也带来了某些“热门”设备预约火爆、超负荷运转的情况。张红松表示,平均一台仪器每年运行1600小时,就是100% 的工作量。对于科研工作,特别是带有探索和创新性的科研工作,仪器设备的平均使用量维持在70%~80%的水平较为理想,而现在系统中大量的仪器设备年平均工作量已超过了这一水平。他说:“未来我们还会进一步改进系统,并把我们的做法和经验推广出去,也欢迎其他单位加入,为广大科研工作者施展才华提供更大、更广阔的舞台。”焦文彬说:“未来我们还将围绕构建智慧实验室,提供更多个性化微服务,满足用户需求,从‘仪器共享’走向‘智慧科研’,让实验室、科研仪器、科学数据在这个平台上真正流动起来。”